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海峽兩岸和平統一是我的心願

郭吟吟 十九歲 僑中學院

我的家鄉是福建沿海城鎮金井。有一次,我和外婆在圍頭村檢貝殼時,外婆指著對面的島對我說:“這是金門島,你有一個老姑媽嫁到了那裡。五十多年過去了,一點音訊都沒有。從這邊坐船過去用不著一個鐘頭,卻不能見上一面……”說完就坐在礁石上嘆氣。

過好一會兒,外婆指著遠方海天相接處,語氣沉重地對我說:“從海的這邊一直過去就是台灣了。我的親弟弟、你的老舅父就住在那裡。五十多年了,我日日夜夜都在想念著他。我已經七十多歲了,不知是否還能見到他。”在不知不覺中,外婆已經淚流滿面了。

在我上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有一天,伯父從香港帶來了一個包裡,說是他托台灣的生意伙伴找到老舅父了,而那包奡N是老舅父寄給外婆的。我和媽媽知道了非常興奮趕快把包堸e到了外婆家。

外婆接到包堛漁伬唌A就好像天上掉下寶貝似的顯得非常激動。而讓我印象最深的是老舅父信中的那首詞:

     寄調虞美人
        中 秋
  閒花小草芳幾度,望斷故園路。
  異國明月正中秋,徒嘆重洋間阻水悠悠。
  遠方塔影應如故,又是情難訴。
  思親能解幾時愁,留住一團明月在心頭。

外婆一邊看信,一邊流著淚。到現在我才明白老舅父的那首詞道出多少人的心聲啊!

十多年後,我們一家人移民到菲律濱。前年,外婆來這裡旅遊探親,老舅父知道了就趕到這裡跟他姐姐會面了。

接機的那一天,外婆非常激動,手中緊緊握住老舅父當年在軍校照的相片。盡管照片已經發黃了,但老舅父那英俊威武的形象還是那麼的清晰。隨著一批一批旅客慢慢地走光了,但外婆始終沒有見到他那印象中的弟弟。這時,我看見不遠處一老一少好像很著急地找人似的 ,只見那個小姑娘拿出了一張上面寫著“陳玉鳳”三個字的白紙,那不就是外婆的名字嗎?“外婆,這裡有你的名字。快來呀!”我不禁大聲叫了起來。外婆整個人都在顫抖著 ,而那邊的老爺爺也似乎聽到我的呼喊聲,拉著身邊的那位小姑娘慢慢地向外婆走來。兩位老人走到了面對面,眼中都含著淚水,望著彼此經過歲月而留下來的皺紋……

海峽兩岸只隔一百多里卻要花六十多個春秋才能見上一面,而且是在異國他鄉見面。外婆和老舅父分別了多年,在這裡相聚了,此時的兩人都已經是白髮斑斑的老人了。為什麼?因為在當時中國同胞不團結,內戰使兩岸分裂也給我們幾代人帶來了沉重的代價。老舅父離開家鄉時,他的父母正值壯年,哪知這一別卻使他們天人永隔。

上個世紀,中國受盡列強的侵略、分割。如今,中國再也不是一塊任人宰割的肥肉了。被大英帝國統治一百多年的香港回歸了,澳門也順利地回到了祖國的懷抱,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本是同根生的台灣政府要讓千千萬萬的家庭忍受著思鄉之痛呢?”況且,祖國在經濟、軍事、體育、綜合國力等方面都有 了突飛猛進的發展,連美國、英國等西方強國都對祖國大陸的經濟改革都刮目相看,爭相在大陸投資 ,為什麼台灣還要緊閉大門,讓寶島的經濟繼續沉淪呢?海峽兩岸的和平統一是大勢所趨,是順應時代洪流的。和平統一,實現三通不僅是你我的心願,也是二千五百萬台灣同胞和十三億大陸同胞的心願,更是全球炎黃子孫的共同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