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頑固份子,頑而不固

史燮之

今年是江澤民主席關於促進祖國和平統一的重要講話(「江八點」)發表七週年。一月二十四日,錢其琛副總理在首都各界紀念「江八點」發表七週年的座談會上,針對海峽兩岸的當前形勢,再次發表重要講話。這個講話備受海內外關注。包括台灣在內的政界和輿論界大都給予了正面回應,認為這個講話反映了北京方面在處理兩岸關係問題上的誠意和善意,使「一中原則」和「九二共識」變得更加寬鬆,更富包容性。如果陳水扁當局能通過這個「機會之窗」,承認「一中原則」和「九二共識」,那就有可能將處於僵持狀態的兩岸關係「導向雙贏的良性循環」。但作負面回應,繼續毒化兩岸關係的也不乏其人。民進黨秘書長吳乃仁就是其中的一個。

錢其琛講話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把台灣同胞反抗專制壓迫、實現當家作主的願望與「台獨」相區別,把廣大民進黨成員與少數頑固的「台獨」份子相區別,並且歡迎廣大民進黨成員以適當身份赴大陸參觀訪問,增進瞭解。這段話,其精神實質,就是要把兩岸的和解,把祖國的和平統一,當做中華民族的最高利益來追求。即使是民進黨成員,只要他不是死心塌踏地從事分裂祖國的「台獨」活動,大陸方面也樂於同他們打交道。要說善意,這真可謂是最大的善意。然而吳乃仁卻叫嚷說民進黨內的絕大多數成員皆主張台獨,並宣稱他本人就是個「極少數台獨頑固份子」!

在今日台灣的二千二百多萬人口中,在大陸方面試圖擴大其對台政策的彈性和包容性,以打破現有的政治僵局,把兩岸關係推向前進的時候,能夠跳出來,指著自己的鼻子說「我就是個極少數台獨頑固份子」的人,確屬極少數!

什麼叫頑固?在漢語詞彙堙A「頑」的含義包括愚蠢,乖謬,無知,不易開導,不知變通等等多方面內容。吳乃仁以「極少數台獨頑固份子」自居,其目的當然不是想取「頑」字的本義來貶損自己,而是要作態賣乖,表明其「台獨」立場的堅定性,以博取其主子的青睞。

然而以鄙人之見,極少數「台獨」頑固份子的本質,「頑」大概是確實的,「固」則未必,實際上是頑而不固!

近十年來,在島內政局以及與之相關的國際形勢的詭譎變化中,極少數台獨頑固份子使盡渾身解數,玩弄各種伎倆,確實幹出了幾件令世人側目,也使他們自己感到萬分得意的事情。當然不可低估這一夥人的政治能量和由此所造成的惡果。但也應看到,極少數「台獨」頑固份子的那些「事業」,其實都是在台灣和世界大格局中各種政治板塊之間的縫隙裡成就的。從歷史發展的大趨勢來看,第一,各種政治板塊間的縫隙,其空間很有限,並非時時事事都能讓他們得心應手;第二,各種政治板塊間的關係並非固定不變,因而板塊間的縫隙可能成為他們的「樂園」,也可能成為他們的「墳墓」。不妨以2000年台灣大選以來政局演變的情況為例,來說明這個問題。試想,原先在台灣掌權的國民黨,如果不是因為被李登輝以各種手段分化成同時參選的三派勢力,分散了票源,陳水扁能以不足四成的選票便登上「總統」寶座嗎?同樣的,2001年「立委」換屆選舉,民進黨再次得手,躍升為「立法院」第一大黨,原因當然不是因為陳水扁主政一年多時間「拼」出了什麼值得驕人的政績,而只是因為他鑽了「泛藍軍」未能有效整合的空子。到了2002年初「立法院」正副院長選舉,情況就不同了。由於國民黨和親民黨在這一戰役中進行了成功的合作,他們之間的政治縫隙就沒有被民進黨用來當作它施展拳腳的「樂園」,相反,卻成了它企圖奪取副院長席位、操控「立法院」這一重要戰略目標的「墳墓」了。現在,輿論界普遍認為,國、親兩黨在「立法院」正副院長選舉中的勝利,其意義遠遠超出這件事本身,而是反映了「泛藍軍」成功整合的可能與整合成功後的強大效應。極少數「台獨」頑固份子「頑而不固」,由此可見一斑。

在國際上,極少數「台獨」頑固份子也常以他們在某些時候,某些環節上能夠破壞「一個中國」的原則,跟美國搞什麼「過境外交」、「度假外交」、購買軍火「協定」等等而自鳴得意。其實這也不過是他們在中美關係的縫隙裡企圖撈幾根救命稻草而已,是無補於事的。中美兩國是建立了正式外交關係的國家。在中美關係的三個「聯合公報」裡,美國是公開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並承認台灣是中國領土一部份這個鐵一般的事實的。美國當局有時違背自己的莊嚴承諾,與台灣當局勾勾搭搭,這不是因為有什麼別的原因,而是美國佬的政治實用主義使然。按理,美國同國民黨的關係應該說是很深的吧,但是到了1972年,當尼克松覺得需要聯合北京與莫斯科對決時,美國便一腳踢開了國民黨主政下的「中華民國」。國際關係就是這樣冷酷無情。如今,極少數「台獨」頑固份子竟然又以抱美國人的大腿為榮,陳水扁甚至令人肉麻地喊出了「阿扁辦事,美國放心」這樣的盡忠之言!從這些言行中,難道我們還不能看穿極少數「台獨」頑固份子的卑劣,虛弱的本質麼?

讓歷史去告訴他們「頑固」究竟意味著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