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美國是台海戰爭的策源地
江 樺

最近陳水扁推翻了他上臺的時候的『四不一沒有』諾言,公開提出『一邊一國』論 和『開啟臺灣獨立的公民投票』的主張。從『漸進式台獨』急變為『急進式的台獨』,這種轉變主要是美國因素的介入,李登輝重返政壇所引起,以及選舉的需要。比較明顯的美國因素就是小布希上臺以後的美國政府對台獨份子的另眼相看。另外還有一點是近幾年來美國對臺灣出售軍火的大量增加,使陳水扁當局武裝到牙齒,自以為他們已經有了『以武拒統』的足夠本錢。

我們都知道:美國對台政策一直從屬於對華政策的戰略考慮,而不是一項單獨的政策。維持兩岸『不戰不合』狀態,對中國大陸的國力發展和對外影響的擴大,起著長久的牽製作用,這完全符合美國對華總戰略的需要。另外一點就是美國要促進中國大陸的『和平演變』,必然要利用臺灣的所謂『民主經驗』做文章,以影響大陸的政治進程。基於這種戰略目的,中美建交後,美國的國會馬上通了《與台灣關係法》,企圖使臺灣問題不僅是美國外交問題,而且是對任何一屆美國政府都有約束力的法律問題。因此中美建交後,美國從沒有中斷過對臺灣的武器供應。為了解決出售武器給臺灣的問題,中美兩國政府舉行多次談判,經過激烈的談判,中美兩國終於在一九八二年發表了《八•一七公報》。出於拉中抗蘇的戰略需要,美國政府終於在公報裡承諾『不尋求一項長期向臺灣出售武器的政策,向臺灣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數量上將不超過中美建交後近幾年的供應水準,準備逐步減少對臺灣的武器出售,並經過一段時間導致最後解決』的諾言,然而美國的承諾只是一種文字遊戲而已,根據中央社資料匯總的公佈去計算,自1979年美國公佈《與臺灣關係法》以來,截至2000年底,21年間美國向臺灣出售高性能武器的軍備交易有47宗,高達400多億美元。據統計,美國對臺灣的軍售額在1990財政年度為5.1億美元,1991年和1992財政年度均為4.7億美元,在蘇聯解體後,美國開始對中國的戰略需求減少,因此它在臺灣問題上的舉動也就出現了明顯的升級。1993財政年度,美國對臺軍售額激增到66.2億美元,出現了強烈反彈,以至發展到後來賣給臺灣武器平均每年超過20億美元,且都是比較尖端的先進武器。從1994年到2000年的短短五六年間,臺灣進口了武器裝備總值高達150多億美元,占世界軍火銷售總額的11%,名居首位。目前臺灣當局採購的武器裝備中的95%來自於美國,以致臺灣現正在服役的430架戰機有60%從美國進口,70艘水面艦艇中最先進的有60%是從美國購買或租借的,坦克、裝甲車有70%是從美國進口的,臺灣的數千枚導彈亦有多半是來自美國的。一個只有2300萬人口的臺灣,10年購買的武器是大陸的40倍;同時在過去10年全球只生產出3000架F—16和幻影戰鬥機,臺灣當局竟然購買了其中的十分之一。上面所列的數據,雄辯地說明了美國從來不履行《八•一七公報》的承諾,美國這樣的行為是嚴重地破壞國際法和國際關係準則。美國對臺灣軍售概括起來有以下四個特點:第一,當中國軍事裝備有所發展時,美國就會向臺灣提供一些先進武器裝備來『保持平衡』。第二,當在政治上需要表態支援『一個中國』原則時,美國就總要賣些武器給臺灣,好讓臺灣當局有些『以武拒統』的本錢。第三,當臺灣當局製造新的分裂祖國圖謀時,美國的對臺軍售份額就會明顯增加。第四,當臺灣購買先進武器裝備的受阻時,美國總會通過技術合作或出租等形式幫助臺灣彌補一些『缺憾』。 ?

美國販賣大量軍火給台灣,既符合美國本身的經濟利益,又符合它那種『維持兩岸『不戰不合』狀態,對中國大陸的國力發展和對外影響的擴大,起著長久的牽製作用』的對華總戰略的需要。這也說明歷年來的美國政府都一廂情願地認為,只要臺灣不走向法律上的『獨立』,不公開拒絕統一,不給大陸以動武的『藉口』,台海和平就有可能維持,但事實卻是相反的,美國把武器銷往哪里,就會加劇哪里的局勢緊張,美國對臺灣的大量軍售,助長臺獨分子的囂張氣焰,大陸對『台獨』的忍耐已經接近極限,台獨勢力的任何挑釁都有可能招致大陸的武力打擊,兩岸隨時可能爆發軍事衝突。美國販賣大量軍火給台灣正好破壞了美國人所提出的所謂『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主張。這一點,至今,中國大陸那些研究台灣問題的專家和學者尚未這樣提出。

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論 和『開啟臺灣獨立的公民投票』主張,的確激怒中國大陸的主戰派,近個月來,軍方和網站上主張現在動武的言論佔據主流,但代表中國決策部門主流觀點的人物仍不以為然。最近新加坡聯合早報有篇章說,『真正掌握答案的三個人──江澤民、陳水扁,以及布希──不會回答普羅大眾。』這樣的說法,似乎並不十分正確,陳水扁的『一邊一國』和『開啟臺灣獨立的公民投票』,已超越了中國大陸所定的底線,這是對大陸挑戰的叫陣,因此,真正掌握答案的只是北京領導人和美國總統布希。為了美國的戰略利益,美國當然反對台海戰爭的發生,蔡英文的美國之行,以及美國的反應是最好的說明。北京領導人對現在動武最大的憂慮有兩點:一、現在的台灣已是世界上軍火密度最大的地方,台海戰爭爆發一定會給兩岸帶來一場空前嚴重損害,受害者是中國人民。二、美國會干預,可能引發中美大戰。『國際和平,似乎永是威懾的產物』,在國務院新聞辦最近安排的記者會上有人說,「和平未至完全絕望之時,絕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亦絕不輕言犧牲」用在現在很恰當。這個訊息表示,在短期內還是不會發生台海戰爭。不過我們卻看到台海戰爭的危機卻越來越嚴重,『批判武器不能代替武器批判』,如果中國大陸麻痺大意,不敢及時以武制武,那麼到了中華民族利益受到危害的時候,打不贏也要打時,台海戰爭將會給中國人民帶來一場災難,中國歷任領導人,凡在處理兩岸問題有所失誤,都無法逃脫歷史的裁判。

我們這樣說,那是因為陳水扁的台獨本質是改變不了的,上台後的陳水扁為了實現他的夢想,在軍事上搞『決戰境外』,主張對大陸實施『癱瘓戰』和發展攻擊性武器。為了實現這些目標,今年五月十五日,台灣的『國防部長』湯曜明在『立法院國防委員會』的秘密會議中,正式提出台軍未來10年軍事採購計劃。該項計劃顯示,除了每年度的正常軍費開支外,台軍未來10年將以『特別預算』形式,另花7000億元新台幣(相當於二百零五億美元)採購各種先進武器裝備。每年約2800億元新台幣的年度預算與7000億元新台幣的『特別預算』相加,台軍未來十年的開支將高達1030億美元﹔若再加上隱含在各個部門的『退輔費』、『眷村改建費』、『國防科技費』、『國防教育費』等支出,台灣未來10年軍費開支的總和將超過1176億美元。台灣當局大量外購武器來充實軍火庫,勢必會助長島內的『台獨』氣焰,破壞兩岸的互信,惡化兩岸關系,增加台海爆發戰爭的危險性,這是大家所擔心的。更令大陸人民不滿的,是臺灣當局購買軍備的這筆錢是從大陸那邊賺來的。為了促進兩岸的和平統一,1987年以來,祖國大陸對臺灣敞開大門,開展貿易合作,截至1998年,兩岸貿易總額累計為1369億美元,臺灣貿易順差累計達到1027億美元,占臺灣整個對外貿易盈餘的90%。臺灣的李登輝和陳水扁就是用這筆錢來購買軍備,分裂祖國,圖謀獨立。

面對李登輝和陳水扁之流的台獨份子,北京領導人必要丟掉幻想,要有新的思維,必須發揮其智慧,必須抓住難得的歷史機遇,迫使美國踏踏實實地執行美國政府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的承諾,才能真正地創造兩岸的和平統一的環境。如果中國沒有能力迫使美國放棄對台灣的干預,如果美國一旦不放棄其對臺灣出買軍火這一制華的重要籌碼,台灣和平統一的機會是越來越渺茫的。中國要美國自動放棄對台灣的干預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因為美國的本質是永遠不變的,因此,如果中國對美國存在著這種幻想,那將會犯下像對陳水扁存有幻想的錯誤。那麼臺灣問題將像一個美國學者所說,正在從基督教式的悲劇向希臘式的悲劇發展。這位美國學者說,西方文化研究者把人類舞臺上的悲劇分為兩種。一種是基督教式的悲劇。這是人們的錯誤造成的、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劇。人們觀劇後的反應是:『真可惜呀,事情本可以是另一個結局,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另一種悲劇則是希臘式的,即『命中注定的悲劇』。劇中衝突各方的角色都自認為站在正義一邊,除了奮戰到底,別無選擇,最終被一種無人可以左右的力量,推向同歸於盡。觀眾看完悲劇的反應是:『事情竟然如此無法挽回,果然命中注定,真可悲呀!』當然,這位美國學者之所以感到可悲,是他看到的劇中角色,除了台海兩岸以外,還包括美國自己。

目前,中國除了要大力發展海上和外太空的自衛力量之外,還要有強硬腰板和膽量,面對著美國經常用『與臺灣關係法』來否定三個公報,阻繞三個公報的執行,要敢於揭露、批判美國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準則的行為,讓世界人民知道:如果沒有美國給台灣撐腰,兩岸也不會打戰,讓世界輿論牽制美國,和平的機會才會更多﹔只有有所準備,才有可能爭取到和平。中國畢竟是個大國,與小國不同,大國的存在和別人對大國的態度,都是有很強的原則的,而原則問題是滑不過去的。毛澤東的有句名言:『掃帚不到,灰塵不會自己跑掉。』因此,面對陳水扁的囂張,面對著美國的不斷叫嚷著『要維護臺灣安全』,中國必須要敢於喊『打』。世界歷史的經驗告訴了我們,『國際和平,似乎永是威懾的產物』,只要中國下了定決心,不怕跟美國人打一仗,中國要實現國家的統一,美國人也會認為這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事,那麼中國和平統一還是有希望的。